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校庆70周年|皇宫废墟上建起的科学殿堂——地质宫

发布日期:2016-06-06   作者:董汉良 龙云飞   编辑:于姗姗   点击:

在美丽的长春市,有这样一座建筑,她不仅亲历了时代的沧桑巨变,见证了吉林大学地学学科一个甲子风云激荡的发展历程;更以历史与自然融为一体,古朴与新潮交映生辉成为了长春的地标。她的前世今生充满了传奇,让我们走进———

地质宫远景(孙民安摄)

讲述地质宫的故事,要从溥仪皇帝说起。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国东北。次年,日本扶持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建立了伪“满洲国”,将长春定为“国都”,改名为“新京”。1932年3月,日本人开始制定整个新京的城市规划,由于伪皇宫偏居一隅,在一开始就被当作是临时办公地,因此“新皇宫”的选址就成为首要规划内容,最终他们把今天的解放大路以北,东、西民主大街之间的区域定为“宫廷建筑用地”。
  1934年,伪“满洲国”改名伪“满洲帝国”,溥仪也由“执政”变为伪“满洲皇帝”。但是这个“皇帝”形同傀儡,日本人要求一切登基仪式都要按日本规制,这个怀着光复祖业之梦的末代皇帝只能把愤怒和诅咒无声地发泄在狭隘的经堂里。经过长久的“争取”,日本人同意溥仪在告天典礼时穿龙袍,但即位时仍需穿日本的海陆空三军统帅军装。溥仪在《我的前半生》里写道:“1934年3月1日的清晨,在长春郊外杏花村,在用土垒起的‘天坛’上,我穿着龙袍行了告天即位的古礼……”溥仪所提到的杏花村,就是新“皇宫”的选址地点。
  将地点选在杏花村,有诸多原因。这里是长春的市中心,也是波状平原的最高点,且这一带风景秀丽。据史料记载,杏花村原为村民刘殿臣的私产,也称灌园。其间平冈交错,溪水斜流,遍植樱李,而以杏树居多,故称“杏花村”。1901年新任长春府知府王昌炽偶入杏花村,见其风光秀美,便带头捐奉集资筹款,将其购下,辟为园林,作为公用观景之地,村民刘殿臣也被作为园工留用。溥仪在此祭天登基后,杏花村的名气自然也就更大了。
  “皇宫”在其地址确定后的第6年,即1938年9月10日开建,当时还在今天的文化广场举行了“新宫廷营造开工式典”。随即进行了大规模的勘探和设计,并投入施工,“整地工程”全面展开。“新皇宫”由伪满洲国国都建设局宫廷营造科技佐彭野设计,模仿北京故宫,沿用前朝后寝的形式。宫殿坐北朝南,在日本人眼里,这还意味着“朝日称臣”。按当年的规划,“皇宫”占地51.2公顷,相当于北京故宫的三分之二,分为四部分。南面有一座占地3公顷的矩形宫前广场,时称“国都广场”,拟作为国民遥拜场所使用。广场北面,今地质宫大楼所在位置便是溥仪的“皇宫”,其第三层名为“正殿”,为溥仪起居的地方。最北面即原杏花村北部,则是溥仪的“御花园”,还有溥仪地下避难所。此外,还有一些供“宫内府”“禁卫队”使用的附属建筑。“正殿”施工后,浇灌了基础、地下室和部分地上混凝土。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到了1943年,日本人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物资匮乏,水泥、钢材和有色金属材料更为紧张。遵照日本主子的旨意,溥仪宣布把“皇宫”工程储备的金属材料“献纳”给日本皇军,用于“大东亚圣战”。原计划8年完成的“皇宫”工程在完成地下部分之后终告搁浅。那座位于现御花园公园内,1938年由日本大同株式会社设计修建的溥仪避难所是当时新“皇宫”内唯一竣工的建设项目,但却未曾使用过。

现于原址上修建的御花园公园(孙民安摄)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其扶持的伪满洲国傀儡政权也随即覆灭。昔日预备作为皇宫的地段已经成为废墟,在那个时代人们的记忆中,那里曾被一片茂密、高大的松树遮挡住了视线。而遗留在地面上的只是些裸露着的参差不齐的钢筋头和水泥柱块,形同林木,格外凄凉。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的人民共和国急需发展自己的地质事业。提到新中国的地质事业就不能不说中国现代地球科学和地质工作的奠基人———李四光。让我们把时光回溯至1949年4月23日,这是南京解放的第二天。此时的李四光正远在欧洲讲学,可他得到一个令人忧心的消息,中科院院长朱家骅正在苦口婆心的劝导同仁撤往台湾。李四光公开表态说:“中科院撤往台湾,只好任有志者前往,若为地质所同仁避乱,似无多大意义,我个人绝不赞成。”他还回复了当时地质研究所代理所长俞建章的电报:南京如发生战争,切切不可远行。详函告。这是一个影响李四光一生的决定,也是影响中国地质学界未来的一个决定。1950年春天,李四光冲破重重阻力,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主任。
  1951年早春,在内蒙古广袤的草原和黑龙江的崇山峻岭,地质学家喻德渊教授正带领东北资源调查队风餐露宿,纵横驰骋,勘定了元宝山煤田、马蹄河铁矿。体乏尚可,心病难医。建国之初,能源成为经济发展的命脉,而当时地质人才极度匮乏,全国仅有299名专业地质工作者的现实使喻德渊教授陷入了沉思。7月,他上书东北人民政府,建议成立东北地质专科学校。同时致函恩师———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主任李四光,征求意见,得到李四光的大力支持。1951年8月,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决定和东北人民政府合办地质专科学校。由李四光任校长,喻德渊任副校长并负责筹建工作。同年12月1日,东北地质专科学校举行了开学典礼。俞建章、刘国昌、业治铮、颜惠敏、段国章、郭鸿俊、马振图、吴磊伯等一大批地学先驱积极响应号召,陆续从全国各地汇集长春,来实现心中地学教育的梦想。
  1952年,国家对地质学校进行大幅度整合,东北地质专科学校建校不到一年,就与山东大学地质矿物学系、东北工学院地质系和物理系的一部分调整合并,改建为东北地质学院。10月12日,东北地质学院举行了成立庆典,文士祯任首任院长。时任地质部副部长的何长工同志前来祝贺,却发现这所高校没有固定的校舍。他在回忆录中说:“我去参加长春地院的成立典礼,那时,学院的教学活动分散在鸽子楼、二院、三院等处,全院处于类似‘游击’的状态,学生们的活动可以说都是在断壁残垣之中。”何长工随即与长春市人民政府领导具体商谈地质学院的校址及建设问题。时任长春市委副书记的汪小川(后来曾任长春地质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提出,“伪满”时规划的旧皇宫已有地基,学院如能在旧地基上建设教学楼,则把周围的地皮一并划归学院所有。何长工副部长代表地质部同意长春市领导意见。就这样,东北地质学院新校址就落脚于太和殿地基之上了。地质宫建筑投资达700亿元(旧币约合人民币700万元),在当时,这些钱可以购买近4万吨大米,或者修建100多公里公路,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这也充分说明党和政府对高等教育的重视。

教学大楼由长春设计公司设计,长春建筑工程公司施工。1953年7月1日正式开工建设。这是长春历史上第一座采取高台基、大屋顶、古典彩绘手法设计的仿古建筑。建筑共五层,地下一层,地上四层,框架结构,占地总面积2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1954年6月18日基本竣工。因为是东北地质学院教学楼,故名“地质宫”,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先生为该楼挥笔题名,写下了笔力雄健的“地质宫”三个大字。

刚落成的地质宫

郭沫若先生为“地质宫”题名

地质宫前的文化广场是长春市最大的城市广场,在文化广场抬眼望去:地质宫青墙绿瓦、红柱白栏,石狮华表,气势恢宏。5层高的建筑呈“一”字型排开,只是中部屋脊比两侧高出。中部为单檐歇山绿琉璃瓦顶,两侧为双重檐歇山绿琉璃瓦顶。每当旭日东升、艳阳高照和夕照斑斓时分,人们望着那挺立在高台之上,环有排排玉立的石雕栏杆,以及那孔雀翎般的碧瓦与漆红的巨大廊柱在阳光霞彩之下熠熠闪光,流光溢翠,往往会陷入苍苍无尽的遐想。正是“角楼零落拱日月,雄门架起青冥轩。石狮蜷身俯彤首,空阁凌雾纳飞鸢。”立面正中单檐下的5层楼设计有宽敞的楼台,装配洁白的雕花栏杆和红色圆明柱6根,很多人把此处称为“观景台”。站在楼台之上,居高临下,可极目远眺半个春城美景和南湖风光,虽然没有故宫“凤楼观晓日,紫气正东呈”的气概,却也是“楼风齐高树,草色满长街”了。

地质宫全景(孙民安摄)

地质宫华表(孙民安摄)

在两侧重檐下的4楼也建有楼台,装配洁白的雕花栏杆。“观景台”下是正门的高大外门廊,门廊由6根直径1.1米的圆形朱红明柱撑起,威严壮观,柱间挂5盏大型宫灯,华贵高雅,廊檐铺绿琉璃瓦。门廊前是宽阔平坦的大平台,面积约为500多平方米。平台前为双梯段直跑式20阶的石台阶,台阶下耸立着精工雕塑的一对华表,台阶上则是一对高大威武的石狮。华表和石狮排列在正门左右两侧,威严庄重。门廊前大平台两侧各建有观礼台,宽6米,长20米,并有洁白的雕花栏杆。大平台和观礼台主要是为群众集会活动而特意设计的,观礼台和平台连为一体,可布置大型主席台,并容纳千人观礼。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至70年代,这里一直是长春市盛大集会的场所。80年代以来,大型的集会就很少了,但它仍是群众聚会的地方,活动形式变为了每日清晨及傍晚的群众性体育锻炼以及各种文艺演出活动。

1956年,各界群众在地质宫前欢庆“五一”国际劳动

1976年9月9日,十万人聚集地质宫广场沉痛悼念毛主席(齐润辉摄)

进入正门,映入眼帘的是天井式门厅,天井面积为182.85平方米,当年郭老亲笔题写的“地质宫”匾额就高悬在这里。门厅上方有精工巧匠绘制的天花,柱角处为剔透的花绘装饰。门厅中耸立12根大理石贴面的承重柱,构成天井。周围墙壁为1.3米高的水磨石墙裙,墙面绘有油彩画,地面为光洁华丽的大理石。宽大的楼梯左右扶手端部各有一对厚重、华贵的双狮大理石花台。楼的两端也各有1部楼梯,踏步为水磨石面。电梯部分设在中部楼梯间两侧,可直达楼顶。而门厅两侧就是宽阔的走廊和宽敞的展览室了。

地质宫门厅(孙民安摄)

地质宫刚刚投入使用时,简直是一座地质学的“万能宫室”。一楼西侧被用做学生大食堂,东侧是教工食堂和澡堂;二楼西侧成了公共阅览室,其余的被用作图书室和标本陈列馆;三楼是教研室和实验室,四楼是校部机关,五楼是教室和部分学生的临时宿舍。二楼中厅则被用作每周的舞会场地。

东北地质学院早期毕业生在地质宫前合影

凡是在地质宫里工作学习过的人都对这座敦厚、浑朴的建筑感情非凡,地质宫是他们凝聚力量的所在。几十年来,一代代地学大师相聚在这座地质宫,又用尽毕生心血为她增色添瓦,让她愈发富丽堂皇。董申保教授是中国变质地质学的开创者之一;俞建章教授长期从事地层古生物研究,最早建立了生物化石带,是中国生物地层研究的先驱;余瑞璜教授在X光射线结晶学和金属物理研究方面建树颇多;业治铮教授是中国古海洋学和沉积学理论研究的开拓者;还有顾功叙教授、张寿常教授等等。正是他们,用自己的知识、人格、风范,还有学术趣味深深浸润着这座学府。而这里的学生谨守师礼又敢于突破师说,他们名为师徒而又转相启发。他们见识愈深而又深知前路漫漫,故无暇自矜。师生之间的默契,学术眼界与时代要求的默契,成就了这座地学圣府。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子早已习惯地说:我是从地质宫毕业的。这张名片也早已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地质宫里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地质人才,从这座学府里也不断诞生出新的成就:50年代,俞建章教授的鹦鹉螺化石研究属国内首创,“建章珊瑚”得到国际认可;60年代,曾孝箴教授等人的302科研组获国家科委颁发的航空核子旋进式磁力仪发明证书;80年代,董申保教授团队完成1:400万中国变质地质图的编制;90年代,林学钰教授建立了我国最早的一批地下水水质模型;进入新世纪,孙革教授首次发现迄今世界最早的被子植物———“中华古果”,林君教授研制的核磁共振找水仪为解决西南旱区人畜饮用水问题做出突出贡献,孙友宏教授负责的“深部大陆科学钻探装备研制”课题研发的我国首台万米钻机竣工下线……然而让地质宫蜚声世外的不只是那些人,还有那些可以照出历史的化石和矿宝。地质宫还内设有地质博物馆,陈列面积2000平方米,以藏品丰富、精品荟萃、特色鲜明享誉中外,是中国乃至亚洲著名的地质博物馆之一。自建馆以来,共接待国内外观众数十万人次,朱德、董必武、邓小平、李富春等党和国家老一辈领导人都曾来馆视察。

1959年,邓小平夫妇、李富春视察地质博物馆

1959年,朱德、董必武视察地质博物馆

地质博物馆集科研、教学和科普于一体,岩矿化石标本门类齐全、文物及考古标本典藏丰富,有关的地学与考古学资料积累也相当雄厚。馆内拥有采自全国各地及世界上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展品两万余件,其中不乏东北地区最完整的鸭嘴龙化石———嘉荫卡龙、吉林省出土的第一具恐龙化石骨架———长春龙、商代的甲骨和青铜器、南宋岳飞印等传世珍品。2010年,博物馆实施扩建改造工程,新馆现有五个展厅,分别是地球奥秘厅、生命起源与进化厅、矿产资源厅、奇石和宝玉石厅、恐龙厅。为了充分发挥高校博物馆的社会教育职能,1998年,博物馆面向社会开放;1999年,被中国科协命名为“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同年被中国科技部、中宣部、教育部、中国科协命名为“全国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

地质博物馆恐龙厅

地质博物馆奇石和宝玉石厅

沧海桑田,云流沙涌。地质宫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洗礼和时代变迁,其内外装饰均出现了破旧失修的现象,吉林大学为此向国家提出了修复申请,并得到批准。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从2009年开始,历时3年,地质宫修缮工作圆满完成,它雄伟壮观的原貌得以再现。如今,这座在皇宫废墟之上建立起来的地质宫,已经成为集科研、办公、教学、观光为一体的科学殿堂和旅游胜地。

(作者分别系我校档案馆副馆长、文学院2013届毕业生;图片来自档案馆)

党委宣传部-互联网信息办策划
高校小伙伴送祝福请新浪微博@吉林大学
2016年5月制作